20150729001.jpg  

 

  《人性的證明》為日本推理文壇五虎將之一——森村誠一(其餘四人為高木彬光、江戶川亂步、佐野洋、橫溝正史)的代表作之一,與《青春的證明》、《野性的證明》合稱「證明」三部曲。森村誠一為典型的社會派推理小說家,其作品往往能深刻地反映當時的社會狀況,發掘人性最真實的一面,讓人反思自省。《人性的證明》正是透過一個令人傷感的故事來考驗人性的作品,由於案件曲折懸疑,而故事帶出的主題亦非常深刻,所以此作深受讀者歡迎。自1976年出版至今,先後多次被改篇成影視作品,而最新的改篇作品是2011年由韓國拍攝的《Royal Family》。

 

  故事講述一名衣衫襤褸的黑人青年離奇地死在東京皇家飯店的升降機之中,警方透過其護照,得知死者名為約翰尼.霍華德,是一位美國人,被殺前四天持旅遊簽證第一次來到日本。負責此案的棟居及那須警部來到皇家飯店附近的清水谷公園調查,發現了一頂破舊草帽。接載死者從公園到皇家飯店的計程車司機表示,死者上車時緊按著胸口,並於車中不斷地唸著「strawhat」(草帽)一詞;又一對情侶表示,在案發之時,他們曾看到一名日本女子走出公園。及後,棟居及那須到死者居住的東京商務飯店調查,卻發現從未來過日本的死者,竟然在下了飛機後直奔這所並不知名的小旅館,不禁令人懷疑死者是否真的從未來過日本……

 

    社會派推理小說向來側重於探討犯案動機,而相對不太重視案件的解謎部分,有些社會派推理小說甚至在故事一開始或中段已經交代了整件事件的來龍去脈,如東野圭吾《瀕死之眼》、宮部美幸《模仿犯》等,而《人性的證明》也不例外。故事一開始便透過一連串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問題,使案件變得撲朔迷離。一個「從未來過」日本的美國人,為何一下機就直奔日本執政黨主席郡陽平的辦事處東京商務飯店?明明拿著旅遊簽證到日本「旅行」,為何身上只帶著一只破舊的草帽和一本日本詩集?又死者於清水谷公園被刺殺,為何不報警或到醫院,而要乘搭的士到東京皇家飯店?這些問題雖令故事看似錯綜複雜,但故事發展至中段時,讀者大概已經能推理出案件的來龍去脈以及犯人行兇時的心情(其實一開始就已經能猜出誰是兇手),往後的情節,更側重於討論人性的複雜與矛盾,而推理解謎的部分則比較薄弱。

 

  森村誠一曾說過:「在我的小說裡,我所描繪的全是人間的戲劇。我認為一個作家應當關注社會問題,以反省歷史來揭露社會弊端,追求人生的真諦,這才是我寫作的目的,也是我生存的意義……當一個只知版稅與稿酬的作家,我是無法容忍的。」作為社會派推理小說的大家,森村先生經常透過作品來探討人性和揭露社會問題,這一點在《人性的證明》中亦有所反映。郡陽平與八杉恭子表面是模範夫妻,丈夫是事業有成的日本執政黨主席,妻子則是美麗、能幹的設計師與親子關係專家。作為親子關係專家,八杉恭子經常與「乖巧」的兒子和女兒進行親子對話,所以親子之間關係「融洽」。可是,這些童話式美好的景象,其實都是虛構的,一切都不過是為了維護面子,保持形象而做出來的「表演」。為了維護這虛假的形象,恭子不惜利用自己的子女,甚至做出各種極端的行為。

 

  另一方面,書中另一起與郡陽平一家有關係的案件——銀座陪酒女郎小山田文枝失蹤案,亦從側面反映了八杉恭子一家所存在的種種問題。八杉恭子於公眾面前是一個認真盡責的好母親,但實際上,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自己。為了扮演好母親的角色,她偷看子女的日記,利用子女幫她在電視節目中「扮演」乖孩子的角色。恭平雖不齒於母親視他為搖錢樹的行為,但又無法脫離母親的庇蔭,只得虛與委蛇,表面上配合母親的「演出」,暗地裡卻故意做出各種不良的行為來報復母親。正是因為郡陽平和八杉恭子過份重視形象、面子,才使恭平出現扭曲的心理,最終鑄成大錯。

 

  雖然書中的每個角色都有不同程度的缺憾,可是,森村先生還是相信人性是美好的。因此故事最後,作者沒有描寫警方以牢不可破的證據與推理迫使兇手認罪,而是讓棟居唸出那一首真摯感人的《草帽歌》,希望喚醒犯人的良知,承認自己殺了約翰尼。人性是複雜而矛盾的,殺人如麻的兇手,也許亦會有內心柔軟的一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ingkuen 的頭像
qingkuen

私たちの部屋

qingku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